【UL/柯沃】藍色絲帶

*充滿著全年齡向的穿衣服跟脫衣服(?)
*柯沃、沃蘭德中心

01.

一天的開始總是始於著裝。

脫下淡藍色的連身睡衣、換上鐵灰色的襯衫,小小的手指不慎靈活的扣著點綴在蕾絲皺褶上的金扣。從衣襬的扣子開始由下往上扣到領子,才不會中途漏掉扣子而造成重來一次的慘劇。

背心、長靴、褲子、皮帶,他都一一的穿上,儘管有些笨拙但還是順利著裝,然而這還不算完成。領口、袖口、褲頭,這三處的長長藍絲帶正垂落著,等著主人幫他們打上漂亮的結。

……沃蘭德有時會由衷痛恨自己這身代表少爺的裝扮。

因為生前是個少爺,所以沃蘭德發現他在打理自己這方面簡直糟糕到了極點。宅邸有侍僧,可是侍僧服侍的是名為聖女之子的大小姐,對於亡靈戰士只有提供基本的餐點、傷痛治療等,寢室得自己動手打掃整理。

這對其他戰士來說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情、在沃蘭德身上變成了災難。

來到宅邸後的第一天早上,沃蘭德驚恐的發現自己沒辦法將那套作工細緻的套裝好好穿上身,明明失去的是記憶而不是生活技能,但再怎麼努力從腦袋裡搜尋就是找不到名為「著裝方式」的記憶;身邊的替身也只是用無機質的綠光眼睛望著他。

原來自己連衣服都不會穿嗎!沃蘭德有點惱怒、只能生氣的瞪著一臉很無辜的替身。

「沃蘭德──你在裡面嗎?走吧走吧出任務囉,得快點把你衝金才行呢!」

大小姐開心的叫喚打斷了他和替身的瞪眼遊戲,沃蘭德只好穿著睡衣打開了門,老實的告訴大小姐他不知道衣服怎麼穿。

沒有太驚訝,大小姐反而頓悟的喃喃自語道「不愧是小少爺啊。」然後很快的笑著釋懷:「沒關係的,我請布勞來幫你。」

身著紫色燕尾服、名為布勞的少年是這棟宅邸的管家,在他剛從紅箱出來、對一切感到迷茫困惑時向他解釋了這裡的一切。而現在,笑容可掬的少年也用一貫親切的態度,教導沃蘭德怎麼穿戴衣物。

儘管沒有生前的記憶,但沃蘭德的學東西的速度很快,雖然藍絲帶的裝飾還是由布勞幫他繫上,但總算是著裝完畢了。

沃蘭德呼出一口氣、踩著上等皮革製成的短靴,跟隨著少年管家出了房間──比起打領結,戰鬥還比較輕鬆呢。


02.屈膝


他的手總是沾滿血腥、要不就是握著能奪人性命的武器,就算是作工美麗的水晶酒杯也有可能在下一秒被他拿來往前砸──某個比較倒楣的傢伙、或是不長眼的小嘍囉。

所以當柯布拿起手感滑細的藍色絲帶時,心裡其實是有些感慨的。

「……你在發什麼呆?」稚嫩的嗓音響起,還帶著一絲不悅。

杵立在他面前的男孩正瞇起眼仰望著他,碧綠的眸子裏寫著不滿──「知道了知道了,我知道你不喜歡抬頭看我。」

柯布單腳屈膝跪下,讓自己的的視線能與沃蘭德平視。

雙手各握住緞帶的兩端、極其輕柔的繞過手下那被蕾絲與絲綢包裹的細頸,綁上一個端正的蝴蝶結。

拿過放置在一旁的背心,手下的觸感是上好的布料。男孩自動的舉平了雙手,讓男人能替他穿上背心。接著繫於袖口兩邊的緞帶也被以俐落的手法打了兩個漂亮的蝴蝶結。

堂堂犯罪組織首領屈膝替小少爺著裝,這種事情不管說給誰聽應該都是個玩笑,以前的自己也會大笑三聲當作笑料吧,可偏偏現在是心甘情願,甚至是樂在其中。

看著眼下的柯布替自己打著那一個又一個的蝴蝶結,沃蘭德心裏其實是有些懊惱的,就因為他真的還是不太會打蝴蝶結,所以才都由柯布來幫忙。

但不管是日常行動或是戰鬥,自己都得抬起頭才能與男人對視;難得能與男人平視的這段時光,沃蘭德其實也蠻喜歡的。

……正義使者可不能這麼矛盾啊,沃蘭德忍不住這樣告誡著自己。


FIN.


前陣子的短打,很久沒寫文了用字什麼的都不太滿意O<-<...
其實對我來說如果要認真的將劇情說出來果然還是文字快速
畫圖速度太慢真是致命傷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