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R/山獄】幸好是這樣

雖然不想去相信但血濺在臉上的那個溫度卻又那麼見鬼的真實。溫熱、腥味、鮮紅,三種不同的感官同時傳達了一種叫做絕望的感受給予他,他咬了咬下唇對著倒在自己懷裡的那個男人吼,吼說山本武你這混帳我什麼時候說你可以倒在我懷裡的嗄啊啊啊啊啊再不起來我就炸了你諸此之類的恐嚇話語。

啊哈哈隼人你好狠喔、咳咳、我都受傷你還這樣,男人武笑著回答,但是那聲音不若以往那樣元氣飽滿反而很虛弱還咳了好幾聲,好像馬上就會掛掉那樣。

四周都是血。

敵人的血,山本的血,交織在一起卻可以分辨的出來。敵人的血早已氧化呈現暗黑,山本的血卻是怵目驚心的鮮紅,源源不絕的從傷口留出就算了山本這傢伙竟然還掙扎著想動--

他真的很想丟一發炸藥下去!!!他著急的罵道他媽的山本武你給我乖乖待著不要動敵人都解決了我們只要在這裡等醫護小組就好了!!

可是我想看清楚隼人,隼人變的好模糊我都看不清楚呢……男人低喃著,滿是鮮血的手想撫上他的臉龐卻在快要碰上時停住。

停住,掉落。


「山本武你這個棒球笨蛋混帳給我張開眼睛--」


就因為這一聲叫吼,原本擁著戀人甜蜜入夢的山本武只好在三更半夜張開眼睛,睡眼惺忪的問說隼人怎麼了(當然手還是不安分的摟著)要吵架也要白天這樣會吵到大家休息--

獄寺的回答則是一腳將他踹下床。

「呃啊!!隼人你幹麼把我踹下床?」被踹下床的山本武坐在地毯上無辜的望著獄寺,後者則是捂住自己的眼睛覺得自己簡直就是笨蛋。

沒錯沒錯獄寺隼人你是笨蛋笨蛋,山本武好比蟑螂殺個一百次都不會死生命力可以說是地球之最啊啊啊啊啊!!!

好吧雖然不想承認但現在的他真的很慌,他很清楚剛剛那個不過是夢,夢是虛幻的不真實的虛假的,獄寺隼人這樣告訴自己,催眠自己,但還是不安,於是他垂下眼。

「嘛、隼人怎麼了?」

山本爬上床挨近獄寺,獄寺抬起眼看了他一眼後竟然破天荒的,伸出手臂江山本緊緊抱住。山本察覺到異常喚了聲隼人沒有回答,但他還是察覺到了什麼於是回擁住戀人將他納入懷裡。

獄寺把臉埋在山本的胸膛裡,然後感受到溫熱的體溫,不是溫熱的血。

幸好是這樣。

獄寺心安的呼出一口氣,剛剛的自己真的有點蠢不過算了反正棒球笨蛋不知道,當然放下心鬆懈之後就想睡,就在他想跟山本示意說他想睡的時候山本開口了:

「嘛嘛、隼人是因為今天沒有做所以在欲求--」

「……他媽的山本武你這個混帳還是去死吧吧吧!!!」

被踹下床後緊接著是炸藥攻擊,山本為了不被戀人打趴也爲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只好努力的逃過攻擊(雖然他總是帶著笑容一點也不像在奮鬥反而樂在其中),可憐的是彭哥列大宅的其他人尤其是彭哥列裡頭最偉大的第十代首領。

睜著熊貓眼的彭哥列十代首領很抓狂的聽著隔壁房的夫妻吵架也很抓狂的看著聚在他房裡的人們。

「蠢綱,要是三秒後我還不能睡覺我就要發射子彈了。」嬰兒拿著手槍對準他的腦門。
「再吵、咬殺!」眼看拐子就要飛過來。
「親愛的綱吉,既然睡不著就來做點刺激的好比身體搶奪戰你覺得如何?」藍色鳳梨露出了邪魅笑。
「啊啊我們來作極限訓練吧阿綱!!」有夠極限的揮動拳頭。
「彭哥列首領我想睡覺。」舔著葡萄棒棒糖說道。

真是夠了為什麼我都是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了還是得過這種生活而且沒有改善更是變本加厲版的啊山本獄寺你們真是夠了!!!--此為澤田綱吉一輩子的吶喊。






完/20080209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