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R/山獄】LOVE KEY

叮叮噹噹,接著是悅耳清脆的女聲說著歡迎光臨,放眼望去四周都是吊飾玩偶手環等等女孩子的玩意,大片的玻璃窗還掛著許許多多夢幻的愛心吊飾……

沒錯,這個地方的名字叫做--飾品店。

為什麼自己和山本武兩個大男生會到這種地方來呢?獄寺頭皮發麻全身顫抖,啊啊他好想掏出炸藥把旁邊的棒球笨蛋和這家店給炸掉,但是不行。

畢竟會來這邊的緣由有很小一部分是因為十代目,當然很大一部分都是因為山本,但只要牽扯到十代目不管有多細微他都一定會去實行,因為他是十代目的左右手!

不過追根究底還是得怪棒球笨蛋,就在那天早上--


一如往常的早上。

獄寺隼人從床上爬起到浴室盥洗穿上制服飾品穿戴好背上空空的書包,然後出了房間到了玄關打開家裡大門出門去……

『呃啊!!』

「!!」

腳底踩到了某樣軟軟類似生物的不明物體,然後那個不明物體發出了悶叫宣告他的確是生物。獄寺先是想著不會又來了吧,然後低下頭去查看那個生物到底是誰……

「媽的山本武你這個混帳幹什麼又躺在我家門口睡覺啊啊啊啊啊啊啊--」

十秒後這聲咒罵不只喚醒了睡死在獄寺家門口的山本武,也順道叫醒了還在睡夢中的左右鄰居。

「啊哈哈今天也被獄寺叫起床了呢。」

從地上爬起,山本露出了今天早上的第一個笑容,在旁人看來或許很爽朗俊俏(?)但在獄寺眼裡看來根本就跟變態沒兩樣了。

「我說過多少次不要在我家門口睡覺!!」獄寺暴怒的開口。

「咦耶可是我按門鈴隼人都沒有回我呀~~」一樣很天然無謂的回應。

「誰要放你這阿呆進來更何況我昨天很早睡!!你是不會回家啊啊啊?!」

「唉唷不想回家嘛~~」

「你、你你你……」

消火、消火,獄寺用手捂住臉並在心裡告訴自己要冷靜,他可不能用這種結屎臉去面對十代目!

「總之你快滾吧,你上學會來不及的。」

估計棒球笨蛋現在用衝的回家盥洗也只會剛好趕上上課鐘響,那麼他今天就可以單獨和十代目上學沒有人干擾了,想到這邊獄寺突然覺得以後山本每天來他家門口睡好像也不是什麼壞事。

「不不不,我把制服書包都帶來了,獄寺你家借我一下吧?」

「……」

獄寺收回了剛剛的想法拿出了炸藥。

於是山本只好一邊逃過戀人的轟炸一邊盥洗,一大早就這麼熱鬧真是的。接著兩人在去澤田家接阿綱上學,一路吵吵鬧鬧(單方面)的前往學校。

「哈哈隼人用的洗面乳好香喔~~」

「那是你最後一次用!老子下次不會讓你進去了!!!」

「我今天還是會去隼人家門口報到的ˇ」

「你這個混帳信不信我真的穿釘鞋踩下去--」

「嘛嘛隼人才不會忍心呢~~」

「你怎麼知道我會不會忍心??啊啊不要過來你手放哪裡啊啊啊!!」

「沒有啊~~只是搭肩而已啊~~你說是不是啊阿綱?」

聽到山本的詢問,走在旁邊的的澤田綱吉覺得很無奈,每天都要忍受閃光一直在旁邊大放特放的他以後或許會練成某種特殊體質也說不定??

「山本你今天是不是又睡在獄寺家門口了啊……」聽獄寺的咒罵內容很容易猜。

「對啊阿綱你好厲害喔~」

「混帳你不要叫十代目叫的那麼親密!」

「雖然現在是六月啦,但睡在門口不太好吧?」阿綱無奈的問了聲,而且這種事情不是變態才會作的嘛……?得不到心儀女子的芳心,於是死纏爛打甚至在對方的家門口生活起居諸此之類的。

「沒辦法,我一想到隼人,身體就自己往隼人家移動了嘛,啊哈哈哈。」

「……」

「你看十代目都說睡在別人家門口不好了,你這傢伙想當肩胛骨就要乖乖聽話!」

「咦咦咦~~可是我沒辦法控制我自己啊ˇ」

「混帳你是被鬼附身了啊啊啊??!!!」

「不然獄寺你給山本副鑰匙怎麼樣?」阿綱突然提議道。

「啊?」下巴掉下。
「嘛?」笑容燦爛。

「呃、不好嗎?」阿綱有點不安,畢竟兩個人都呆住了。

「唉呀怎麼會不好阿綱我永遠感謝你~~」
「十十十十十十十十十代目說的永遠是對的!!」

一個笑容越發越燦爛一個雖然想笑但面容悲悽說話還結巴,阿綱開始想著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

總之因為獄寺對阿綱的忠心,山本得到了副鑰匙。

獄寺真的非常不爽,但這是十代目提出的意見,一定有他的意義所在,自己雖然百般不願意但還是去打了副鑰匙給了山本。沒想到山本得了便宜還賣乖,拿到了鑰匙竟然又說出「隼人我們一起去挑鑰匙圈來用吧☆」這種噁心的提議。

「誰要跟你去買一樣的鑰匙圈來用啊混帳。」他立刻拒絕。

「咦咦那我自己去挑?」

獄寺的腦子裡突然浮現了一堆班上女同學也會有的那種情人吊飾,不外乎就是閃亮亮的假鑽加上一堆LOVE,說有多噁心就有多噁心。把視線看向山本那張阿呆臉,依他那種個性他不買個大愛心上頭寫著我愛隼人隼人愛我那他就把自己的炸藥給吃了!!

「我跟你去挑!!!」獄寺隼人脫口而出。


--所以這一切真是便宜山本武了,獄寺憤恨的想。

憤恨歸憤恨,不過人都身處在飾品店了憤恨也沒用,看著山本那麼興奮的在店內挑飾品也很好玩就是了,山本的身高非常高,在一堆飾品小物間看起來還真是非常不搭啊,獄寺這麼想著。

「隼人你挑好了嗎?」山本拿著一個店內提供的小籃子開開心心的跑了過來,獄寺二話不說就給了山本一個暴栗。

「咦咦為什麼要打我?」

「看到你這模樣就很想打你!!!」拿什麼小籃子啊離我遠一點!!

「好吧如果是隼人多打我幾下我也會很開心ˇ」

「……」你是受虐狂嗎……?

「對了我挑的這個隼人看看吧?」

山本把籃子遞給了獄寺,儘管獄寺比較想把手上這個粉紅色還有蝴蝶結的小籃子給炸掉,但他還是仔細的看了看小籃子裡頭的那兩個長的一模一樣的吊飾。

嗯,簡潔乾淨的黑色皮製吊飾,上頭墜著金屬當裝飾,整體來說倒是挺對獄寺本身的風格。獄寺稍微安心了一點,沒想到棒球笨蛋的品味還可以啊。

「那就這個吧。」把手上的小籃子塞回給山本,獄寺指向櫃檯要山本去結帳。

「呃,總共是200元喔~~然後這個吊飾有刻字的服務,請問你們想刻上什麼字呢?」

「兩個都刻上8059,謝謝。」

「!!!!!!」猛然回神,獄寺發現他果然還是太天真了,剛剛他是在安心什麼啊啊啊啊!!


「混帳你刻那個幹什麼而且為什麼我在後面啊啊啊啊--!!」

「可是大家都80598059這樣說不是嗎~ˇ」





完/20080204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