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O/蛇栗】Sweet Sweet Voice_01

注意
這是以ニコニコ動画歌い手為題材的衍生同人文
配對為蛇足x clear(蛇栗/だそくりあ/DASOclear)
注意此文為三次元衍生創作 純屬虛構 能接受者再往下唷








clear正陷入他有生以來最嚴重的一場宿醉。

就算是滿二十歲生日那天也沒有跟這次一樣喝得那麼瘋,各類酒水像是不用錢似的一直送上來(事實上真的不用錢,某位32歲爬蟲類在三杯啤酒下肚後不知道在發什麼瘋,很帥氣豪邁的說今晚他買單。),大家也不要命的一直喝,原本只是大夥在卡拉OK的小聚最後演變成揮舞著酒瓶和麥克風大吼的狂歡會。

和大家告別然後坐上計程車已經是快接近凌晨的事情,腦袋和胃袋都被酒精侵蝕了,頭痛身體發熱神智恍惚,clear幾乎是靠著本能一路跌跌撞撞才摸到自家門把。

宿醉的他在淺眠中做了惡夢,各式各樣的內容都有。一會兒是老闆說他要是不一邊工作一邊唱NO BODY給大家聽那就要扣他薪水;一會兒蛇足さん穿著magnet的PV裡頭巡音穿的那件黑色洋裝千嬌百媚的朝他搔首弄姿,然後跟他說clear也穿穿看吧?開什麼玩笑我才不要,蛇足さん別鬧了!然後場景轉到他的小公寓裡的廚房,料理台上的瓦斯爐正用小火燉著一鍋紫色的湯品,瓦斯爐的火很小,燃燒不完全呈現著青藍色的纖細火焰有節奏的跳動著;他覺得空氣有些不流通想打開窗戶透氣,但那鍋紫色湯品卻從鍋子裡漫溢出來淹沒了整個房間,浸泡於湯水中的他害怕極了,嘴巴咕嚕嚕的發出一串串氣泡宣告氧氣的不足,舌尖嘗到了一絲絲的果露香氣。

夢境就在那一刻猛然中止。

之後襲向他的是一陣劇烈的頭痛,很痛,非常痛,這是不知死活喝了那麼多的報應,但當他抬起眼時什麼疼痛都飛了──他那位鄰人正站在他的床邊,看不出情緒的墨色眼眸正透過眼鏡鏡片看著他。

和clear只有一片薄牆壁之隔、總是被clear的錄音吵到無法安寧的鄰人。他有著一張端正的日本人臉蛋、純黑眼瞳因為近視戴上了無框眼鏡,沒有染也沒有燙的純黑短髮理的很清爽,儘管年紀相仿但走的路線顯然和clear完全不同。

clear還有些不知所措,看出他疑惑的鄰人淡淡的告訴他,早上要出門時發現clear睡在自己的家門前,又發現門根本沒鎖,於是便把他架進房裡讓他睡在床上,正要離開他便清醒了過來。

「你朋友沒有送你回來嗎?直接睡在門口是件很危險的事情。」鄰人皺起了眉頭。

不知道怎麼應對的clear傻笑了一下,但鄰人也沒有繼續追問。臨走前他告訴clear,他有聽到clear一直在昏睡時一直喃喃的唸著「唱歌」和「蛇」。

淋浴、更衣,洗去一身酒臭並換上家居服的clear拿了罐草莓牛奶給自己,隨手打開電腦連上ニコニコ網站,漫不經心的握著滑鼠瀏覽新曲目,腦袋一直在想著鄰人跟他說的話。

他非常喜歡唱歌,也在ニコニコ網站上發表自己的翻唱曲,點閱率不差、參加過幾場Live,認識了不少歌い手也和他們是好朋友,自己的歌聲讓自己有了一片小小的天地,唱歌已經是他生命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那蛇又是什麼?

後來他才想到他想講的是蛇足さん別鬧了,但為什麼是蛇足さん?

蛇足さん就在這時出現。打開門家門時他手裡還拿著喝到一半的草莓牛奶,過大的驚訝讓clear華麗麗的將草莓牛奶掉到了地上,他立刻彎下身想拯救脆弱的紙製新鮮屋──但來不及,粉色的草莓牛奶濺得clear滿身滿臉。

蛇足從容不迫的拿出他的名牌真絲手帕擦著clear的臉,美日混血的美形臉龐笑的很奸詐。



待/100207

大綱都出來的的長篇
好希望能一口氣寫完!!
真的太久沒寫文了,速度慢到跟我家的爛電腦有得拼T__T……
接下來得更新跟朋友的接龍文
他都先發了|||||可是我那篇才生了300字唔唔唔唔(抱頭)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