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O/蛇栗】空想職業01:Honey Cake

*說明*
這是我綾和定的篇幅式接龍特企
以ニコニコ動画歌い手clear從事服務業為發想
兩人用接龍的方式一篇一個職業來寫作☆
注意配對皆為蛇足x clear(蛇栗/だそくりあ/DASOclear)
文章也為三次元衍生創作 純屬虛構 能接受者再往下唷

文章發表於各自的鮮網專欄和空間:
我綾*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203739
定*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27741

空想職業01:Honey Cake _洋菓子店店員


柔黃的好似橙子的燈光灑下,清脆的鋼琴樂曲在各式繽紛甜美的甜點開心流轉,空氣裡盡是糕點的芬芳香氣,大片的透明櫥窗擋不住從內流洩出來的溫馨和華美。已經是夜,但這間位在東京都市區的洋菓子店生意出奇的好,刀叉的叮噹響、低低的談笑聲,不多的雅座上早已宣告客滿,選購糕點的人們穿梭在黑白相間的磁磚地板上。

「──好的,那我再為您重複一遍,芒果慕斯兩個、提拉米蘇五個、三個烤布丁,有誤嗎?」

悅耳有禮的詢問、叮噹作響的找零聲好似合聲的穿插其中,站在櫃檯的clear俐落的將大量的糕點裝進紙盒,然後堆起笑容將糕點盒遞給顧客。

服務人員是蛋糕店的門面,笑臉迎客是基本、悅耳的招呼聲是加分,不管身心有多疲累也要抬頭挺胸的接待客人,這是鐵則。

當clear送走最後一個客人已經是快接近午夜的事情,招呼聲有些沙啞:「謝謝您的光臨,請您下次再度光臨。」

雕花木門上的風鈴在關上時發出的清脆聲響好像下課鐘聲,開開心心的將門牌從『OPEN』翻為『CLOSE』──「我下班了啦、下班啦~♪」clear歡快的哼起歌,好聽的男聲覆蓋在終於寂靜的蛋糕店內。

「那麼開心?也對啦,今天生意那麼好,我看你忙都忙翻了。」身兼負責人和廚師的老闆從後台探了顆頭出來,好笑的看著那個正在哼歌轉圈圈的二十七歲青年。

甜點店的競爭其實很激烈,美味與色相兼具的甜點不過是基本配備,舒適的裝潢和討喜的店員更為重要。好比clear,他簡直快成了店內的招牌店員,長相端正、嗓音悅耳,敬業的態度更讓人打從心裡喜歡。

「生意真的太好,害我都沒賣剩的蛋糕能帶回家ヾ(つД‵)ノ」

「要是生意不好蛋糕店就倒啦,到時候你也沒工作了喔~」老闆好氣又好笑的敲了一下這個還是很孩子性的青年,「冰箱裡還有用剩的草莓幕斯,你帶一些回去吃吧。」

誇張的舉起雙手,clear開心歡呼:「耶嘿~謝謝老闆ヾ(*′∀‵*)ノ」



換上自己的便服、將老闆給的草莓幕斯裝盒,clear離開洋菓子店已經是過了午夜的事情,但就算是已經過了午夜,東京都市區的車流和人潮還是很多,一些商店擺明就是二十四小時營業,裝飾用的燈飾和路燈不客氣的將夜晚照明的如白晝。

儘管身處在喧嘩的鬧區,濃濃的睡意讓clear只想快點回家和自己的床作親密接觸。他不禁慶幸老闆沒有作個讓洋菓子店二十四小時營業的打算。

手機鈴聲在這時響起,液晶螢幕上顯示的人名讓他愣了一下。

『蛇足』。

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打給自己?記得他最近工作很忙,連生放和練唱都沒時間去弄,空閒時間通通拿來睡覺休息都還不夠,顧慮到這一點的clear有兩三天沒有和他聯絡了。

「喂?蛇足さん?怎麼這麼晚了不休息還打過來?」clear接起手機擔心的詢問著,「唔嗯?下班了沒?下班了啊……嗯嗯正要回家,現在人在店門口……唔哇啊?!」

clear整個人毫無預警的被拉進一個熟悉的懷抱裡,和手機同步播放的低沉笑聲在自己耳邊真實的迴響著,美日混血的美形臉孔湊到他的臉頰邊,還對他眨了眨眼。

「蛇、蛇蛇蛇足さん?!」

「clear聞起來甜甜的,好想吃掉。」沒有理會青年的驚愕,蛇足一邊低笑一邊在他的頸窩磨蹭著,脖子被呼出氣息和髮絲搔的有點癢。

「那是因為我剛下班啊、好啦你快放開我,放開啦這裡是大街耶。」對蛇足那句顯然帶著雙關的黃色話語選擇忽略,clear奮力的拉著那雙攬著自己的手,「你沒事跑來這裡做什麼啦……」

「當然是來接你下班啊,你都沒叫我來接你下班過。」巴著懷裡的情人不放,蛇足的語氣還有些哀怨。

如果可以,蛇足很希望clear能對他任性一下。

乍看之下clear非常的孩子心性,但那只是言行舉止罷了,他是個不折不扣的二十七歲青年,獨立而自主,對自己負責也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

好比剛剛的手機通話,明明因為一整天的工作早已疲憊不堪,接到電話還是用充滿元氣的聲音關切自己的身體狀況,這讓他心疼。clear是一個好情人,他會像所有的情人一樣在天冷時關切他、給他親吻擁抱,但不會老是吵著要去精品店買東西、吵著要去渡假,clear靠自己認真賺來的薪水過生活,並給蛇足他自己能給的關懷。

clear聞言笑了,「這麼哀怨?我只是不想麻煩你啊。」

「什麼麻煩不麻煩的我們都是情人了……」低沉嗓音不滿的咕噥著,褐色頭顱在clear的頸窩蹭的更厲害了。

頸窩傳來的麻癢感讓clear忍不住咯咯傻笑,伸手揉揉蛇足的髮,這樣的蛇足好像討不到骨頭吃的大型犬,還蠻可愛的。

「啊對我有拿草莓幕斯唷,店裡剩下很多就拿了一些,你拿一些回去吃吧?」

捧著蛋糕盒的clear衝著他笑的模樣好像是熟透的草莓一樣甜美,夜晚的喧嘩通通消失在夜風中,蛇足在那一剎那間覺得這個人填滿了他的全部。

為什麼會讓他覺得滿心歡喜呢,clear這個人。

「蛇足さん?你不喜歡草莓幕斯嗎?」見蛇足久久沒有反應只是盯著他看,clear出聲詢問。

「很喜歡啊,但我想和栗子一起配著吃。」

「欸?」

「你不用分我啦,我們一起回我家吃~順便過夜唷~♪」

「欸?不要!我不想去過夜啦你根本不會讓我睡的──」

無視clear的抗議,蛇足一手拿過草莓幕斯一手攬著clear走向自己的愛車,接下來是他的點心時間囉☆


完/20100130


我的天唷我終於打完了XDDDDD
一邊寫一邊想著這篇到底怎麼收尾
想想還是別太長好了就強制終止,別扔我雞蛋||||||
第二篇換我綾囉,職業是什麼先保密XD

感想超歡迎的!前天發現會客室留言終於被刪光了OTL
重點是我還沒回啊真是悲劇T__T……對不起唷我竟然半年了還沒回留言超欠揍的(切腹)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