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R/山獄】附身*15R



健康小麥色的指尖在光滑的玻璃面板上滑行,從這頭滑移到那頭不停來回,與其說是在挑選還不如說是那指尖的主人根本就猶豫不決心思不定,於是指尖就這樣來來回回了將近八十幾次,最後終於在一個按鍵上停住。

他會生氣吧,山本在按下按鍵的前一秒不禁這樣想著。

但指尖還是輕點下去,紅色光芒在玻璃按鍵上亮了亮接著是咚咚咚的物體滾落聲,白色包裝的淡菸伴隨著零錢落在取物口,山本彎下了腰將淡菸拾起,零錢則很順手的塞進口袋。

獄寺一定會生氣的,明明就已經跟山本交代要買哪個牌子的香菸但買回來的卻是淡菸,最淡最淡抽起來沒什麼味道的那種淡菸。可山本是這樣想的,淡菸比起一般香菸的尼古丁含量低很多,這樣對傷口比較好,話說回來受了傷本來就不應該抽菸了不是嗎?難怪傷口好不起來……山本在快到家時看著手上那包菸不滿的想著。

不知道為什麼,獄寺的傷口一直好不起來。

明明黑曜戰都已經過了一個月,被醫療小組包的七七八八的大家早就脫了線拆了繃帶,甚至在眾人的傷勢中算嚴重等級的山本還風風光光打贏了一星期前的秋季棒球賽,但獄寺卻不然,或許表面上看不出來,卸下衣物後那纏遍全身且滲血的繃帶只會叫看的人不忍心。

「獄寺你以後讓我每天幫你換藥好不好?這樣傷好的比較快。」看著自家戀人倔強撇向另一邊的側臉,山本沉默了良久才開口說道。

獄寺低頭,沒有像以往一樣嘴硬的回話,早就摸清他脾氣的山本知道這是默許的表現。

從那之後到今天,上課的日子一放學山本就把獄寺拖回自家換藥,放假的日子山本就扛著藥箱往獄寺家跑,不愧是個盡責的好護士好丈夫(?)。

快落下的嫣紅夕陽斜斜的照在竹壽司門前,山本在進門前將手上的香菸塞進外套口袋,要是被老爸看到自己買了香菸可不是被竹劍敲個三下就能解決的。

上了二樓打開房間門時沒有以往的責備聲,好比棒球笨蛋你怎麼這麼慢老子等很久了之類的,房間內安靜非常,淺淺的呼吸聲迴響在房間內。

獄寺睡著了。

淺淺的夕陽餘暉從窗外照進,獄寺的睡顏就沐浴其中,灰白的髮絲因而閃閃發亮,套著襯衫裹著繃帶而越發纖細的身軀躺在榻榻米之上。

簡直就是毫無防備。

輕輕移動腳步不發出聲響,山本小心翼翼的在獄寺身邊坐下。

「……獄寺?」輕拍因為混血而比一般人白皙的臉頰,山本有點遲疑的喚了聲……沒有回應。獄寺雙眼緊閉,平坦的胸膛輕輕上下起伏,顯然睡的很熟。

雖然平常的獄寺表情多變好比中國京劇變臉似的很可愛,但像這樣安靜的的睡顏也很不錯,混血兒特有的細緻五官在這時一覽無疑。山本有時總覺得獄寺比較適合去當模特兒而不是什麼黑手黨,不過獄寺當了模特兒不就會被很多人仰慕?那還是算了……。

「獄寺醒醒吧,我們下去吃晚餐,菸我也替你買來了。」山本推了推獄寺,但還是沒有動靜。

單純叫喚沒有用啊……山本想了想便俯首把自己的額頭對上他的,還伸出雙手捏扯獄寺的臉頰,於是獄寺一張眼就看到山本燦爛笑臉放大版外加臉頰被他當成黏土玩。

嘛嘛、獄寺醒了,接下來他一定會大罵他媽的山本武你這個混張把老子當什麼臉還湊那麼近我一定要炸死你,然後雙手變出滿滿的炸彈點燃朝他丟過去--

--然而事情卻沒有像往常一樣發展。

剛睡醒而有點迷濛的碧色眼眸眨了眨,在對上山本的視線後,獄寺笑了。

山本還來不及反應過那個笑容,獄寺已經起身壓倒他。將整個人重量都放在他身上後低頭吻上他的唇,被吻住的嘴唇好熱好熱,幾乎快被燙傷,山本意識到獄寺在做什麼的時候一吻已經結束,掛落於獄寺胸口的飾品就在他眼前閃閃發亮,。

裹上繃帶而使曲線更顯纖細的身軀是一絕,散落在他胸膛上的灰髮是凶器,難得主動的戀人意亂情迷啃咬著他喉結的表情更是必殺。

任何十四歲少年都經不起這樣的挑撥。

用了點力氣抵住白皙手腕,山本一個反身壓制住獄寺,之後整個人都往他身上埋,迫不及待的往沒有繃帶繞纏的頸部吮吻。三條項鍊七個手環通通拿下,手上的指環一個一個扒掉,低腰褲上的皮帶花了點時間才解開,哆哆嗦嗦的想解開戀人身上最後束縛的襯衫釦子卻解不開,手幾乎快抽蓄了心裡也急躁,逼的山本皺起眉頭。

獄寺見狀便搖搖頭,接著伸手自己解開了釦子,大大敞開的襯衣讓人一覽無遺。鎖骨、胸膛、下身、微開的雙腿,纏繞其上的繃帶微微渗血而形成一幅魅冶至極的畫面,山本聽到自己的喉嚨發出了一聲低吟。

再次壓倒獄寺也不過是兩秒後的事情,將身下的戀人整個攬進自己懷裡後與他十指緊扣,輕輕含住他耳垂的舉動立刻引來喘息,然後山本低低的在獄寺耳邊說了一句話。

懷裡的身軀微微的顫抖了一下。


『你不是獄寺。』


想掙扎卻掙扎不了,整個人都已經被牢牢的困在山本懷中,連跟食指都動不了更遑論掙脫。獄寺沉下臉,剛剛雙眸瞇起臉色微醺的誘人表情已不復見。

「……一般人就算發現也會先做完吧,你真了不起。」

一說話就被直接踩中痛處,山本不快的應道:「要是獄寺知道他會生氣的。」

「那你還真是正直,反應都那麼劇烈了呵呵呵……」抵在大腿的那裡顯然和山本的情緒相反,想到這裡他就忍不住低笑起來。

「總之你快給我滾出獄寺的身體。」

「要是我說辦不到你會怎麼樣?」

「……都被我發現了你也沒好處的,再說附身也花了你不少力氣吧。」

換六道骸被踩中痛處。這次還是黑曜戰中被他附身過的獄寺身上殘留了些許力量才得已成功。

「算了,還有其他方法能取得彭哥列的身體。」啐了一聲,抵抗山本壓制的身軀突然放鬆,接著邪氣的笑容也跟著不見,安祥的睡顏取而代之。

……還好沒事,山本鬆了一口氣。

不過他那裡就糟糕了,獄寺什麼都不知道也沒辦法怪他,但身下的確忠忠實實的呈現出他對獄寺身體上的反應和情感。(←打到這邊我都想吐槽山本了OTL)

總之還是先離開現場,被獄寺發現的後果連自己都不敢想像。山本鬆開手,正要小心翼翼的起身……慘劇就在這個時候發生。

悠悠轉醒的獄寺眨了眨他那美麗的碧色雙眸,眼前是壓在自己身上的山本武,然後他發現自己身上除了一件大開的襯衣之外什麼都沒穿就算了,大腿處還有個熱熱的硬硬的好像是某人的骯髒東西抵住。

獄寺那顆智商180的腦袋開始運作,剛剛睡醒所以運作的有點慢,於是只好用演算法:山本壓在自己身上+身上只剩下襯衣+某個髒東西+自己剛剛在睡覺=山本武這個隨時都在發情的混帳棒球笨蛋趁自己剛換完藥有點累而睡著的時候偷襲。

……這傢伙根本就是發情的禽獸。

眼看獄寺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用力瞪向他的的眼神充滿不屑,山本趕緊解釋:「獄寺你聽我解釋我絕對沒有偷襲你的意思,我看到躺在榻榻米上面的你時只覺得很漂亮但絕對沒有邪念!」

「你還敢說!!不然我現在這個樣子怎麼來的?難道是老子自己脫掉的嗎混帳!!!!」

「襯衫的釦子的確是獄寺自己解開的……」

聽到這句話的獄寺臉龐耳根通通竄紅,氣炸的他連一個音節都吼不出來,想起身但山本緊緊的壓制著他不給動彈,惡狠狠的瞪向上面卻發現山本望向他的表情變了。

迷濛醉醺的表情很棒,但這樣既腦怒又羞澀的表情簡直是人間凶器,原本在剛剛就已經被挑撥起來的慾望更深了,山本只覺得喉嚨好乾下身好燙,除了獄寺他什麼都不要。

再怎麼反抗掙扎都沒用,獄寺被山本抱起然後壓倒在床鋪上。

身上唯一的襯衫被扯開扔往旁邊--混帳你毀了我一件襯衫--之後隔著繃帶胸口被撫摸著,快感產生的很容易。背脊被輕輕劃過、溫熱的吐息噴在他的頸子,一波波的快感使他弓起身體,令他羞恥的喘息和呻吟通通埋沒在冗長綿密的吻裡無法停息。

高潮過了也釋放後,獄寺對於繼續在自己身上毛手毛手腳的山本說再一次就好的舉動也不陌生,所以被折騰到迷迷糊糊的獄寺才不解,他怎麼可能做那種形同把自己推入火坑的事情啊啊啊啊?


……於是後來獄寺知道使作俑者是誰後差點讓彭哥列少了個守護者。





完/20080129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