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R/山獄】無法逞強

在公共場合落淚果真會引來許多人的側目。

雖說是公共場合但這間小小的壽司店客人也只有幾個大叔,還有就是,這間壽司店的老闆以及他的兒子。

該說是善良還是雞婆?眼見他落淚,本來在捏壽司和泡茶的兩人通通湊過來一臉擔心的盯著他,已經邁入中年但一看就還是很健朗的男人還說了個冷笑話,至於少年則把他手上那杯掉進太多眼淚導致不能喝的日本茶換了杯新的。

一切都叫人感傷。

其實一踏進了店內就被少年喚了聲獄寺,雖然後頭加了個問號。搖了搖頭裝出驚訝的模樣說少年你認錯人囉,於是便被當成普通客人給請上座,點了在十年前最常吃的鮪魚肚肉,但卻在那杯不起眼的日本茶送上時落淚。

少年送上了新的日本茶時擔心的眼神一直注目著自己,於是他趕緊舉起手用袖子把眼淚抹掉,為了遮掩自己的失態拿起茶杯就喝,但在下一秒又被燙得溢出眼淚第二次。

原來感傷會使人變的笨拙,他喝下少年又送過來的冷開水時自嘲。

隨侍在旁的少年一臉擔憂,純粹的擔憂,臉上沒有他現在所熟悉的任何的滄桑和憂慮,明顯的十年差,於是眼前的少年讓自己覺得很陌生。

這陌生還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憂傷難過懊惱憂慮什麼的情緒一直湧上來,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吃著很久沒吃的壽司,照道理說他應該食之無味,可是嘴裡的味道好清甜好令人懷念,努力的不讓眼框裡的眼淚再溢出來。

「--沒事吧?」少年終於開口,流理台那邊的男人也擔憂的看著這裡。

他搖了搖頭,但嘴巴吞下了壽司後就哽咽了。少年湊近他,熟悉又陌生的大掌覆上了他的肩頭。

「--沒事的。」

眼前的十四歲山本跟二十四歲的山本猛然在他眼裡重疊了、疊合了,不管何時他總是笑著跟自己說沒事,不管那情況險惡的讓他很想炸飛他問他腦子是不是壞了。

把臉埋進眼前少年的懷裡,手抓緊他的衣襟,不再傳來血的鐵銹味而是些微的單純汗臭味,這讓他安心許多,少年則輕拍他的背,喃喃的在他耳邊說道果然是獄寺,我絕對不會認錯的嘛,就算獄寺多了我十歲我還是都知道喔。



--儘管有些不服氣,但他在山本面前永遠都無法逞強吧。




完/20080728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