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R/山獄←綱】報應


其實他真的很在意,可是他必須裝做不在乎。

讓他在意的那人是他的好友。

那人的來頭不小,灰髮綠眼白皮膚不說,又是混血兒又是黑手黨的,對他很恭敬老是喊他十代首領(雖然自己真沒有意願當什麼十代首領),只對他露出的燦爛笑容是那麼的溫暖又深植他心。

自己是在遇上他之後才開始和所謂的同年齡少年一起上下學、吃午餐、同進出,那種感覺真的很不賴,你真的無法否認人類真的是一種群聚的動物(當然某個肉食動物不算)。

後來又多了一個人,他是個端正好看的純日本少年,在學校是人氣王就算了還是棒球隊的王牌,自己真的沒有想過會和他成為朋友。

這樣就好了,有人陪伴就好了,三個人就這樣開開心心的度過學校生活就已足夠,他是這樣想的,於是他沒有再去想更多,一些更深刻的感受還有他人對自己的態度,他不願多去理解,好比讓他有些吃不消的,灰髮少年對於自己過分敬愛的舉動。

於是一些事情就在他的充耳不聞下有了改變。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灰髮少年例行的在對黑髮少年怒吼時臉上會多了抹紅暈,一同上下學時黑髮少年總會繞到灰髮少年身後對他搭肩勾背(當然之後又是一震怒罵),黑髮少年對灰髮少年的呵護讓人盡收眼底,最後他在一次放課後的無人教室撞見了兩人的擁吻畫面。

那簡直就是當頭棒喝。

他們三人不再只是朋友,灰髮少年和黑髮少年的關係已經變成了戀人。

後退兩步卻不小心踢翻了擺放在一旁的掃除用具,製造出了莫大的聲響,教室裡的那兩人一個驚訝羞澀一個處之泰然,不想看著裡頭的一個人用著羞紅的臉龐對他說我跟阿呆真的沒有什麼十代首領真抱歉之類的話語,他迅速的扯動嘴角當作微笑,說聲不好意思打擾了,隨即逃離了現場。

我一點都不在意。他慢慢的調整好自己的腳步,沒什麼體力卻突然狂奔讓他喘氣不停,在放慢腳步的同時他這樣告訴自己,我一點都不在意。

我一點都不在意……我很在意。

雙手掩面,他知道自己的情愫其實一直都在,對於那名灰髮少年。

可是他在之前都忽視了,忽視了那些可能改變現狀的事物,於是他現在必須繼續忽視下去才不會讓自己遍體鱗傷。

這樣的情況也許得一直持續下去直到他老死。

或許這是他漠視一切的報應。





完/20080720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