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R/山獄】不盡責

不可否認的,獄寺隼人覺得現在的自己真的很像個神經病。

冬季的義大利理所當然的酷寒,尤其又是夜晚,天空黑的嚇人不說一片片的雪花也飄落著。

只穿著羊毛襪然後套上長靴的雙腳冰冷到麻木,雙腳踩進積雪的那種陷落感幾乎已經消失殆盡。沒戴上手套的白皙雙手凍到發紫,所以沒有力氣把身上的大衣給拉緊,就算提起力氣想動也只會換來刺痛。

真是他媽的冷,我的神經一定有問題。獄寺咒罵了一聲。

現在已經是深夜所以沒有店家在營業,車輛更是一輛也看不見,一切是那麼的寂靜安祥,於是獨自一人在冷寂飄雪的義大利街道上走著的獄寺便顯的渺小,渺小就算了還凍到快昏倒,再不暖暖身子他真的會凍死在街頭,平常根本不屑光顧的自動咖啡販賣機在這個時刻真的可愛非常。

掙扎了好些會兒終於從口袋掏出了幾枚銅板,咚咚咚的投進銅板然後按下取物鍵,迅速滾下的熱燙罐裝咖啡讓獄寺的雙手頓時恢復了知覺,於是他便抱著罐裝咖啡起步走,順手打開了咖啡一口飲下,結果那個甜膩到讓人反胃接著他下一秒就吐出了那口咖啡。

深褐色的液體潑到雪地上,迅速的被雪白吸收最後成了淡淡的淺褐色印子。

獄寺乾嘔著,腹部的胃絞痛不已,那咖啡是有下毒是不是?他的味覺還真的被寵壞了,喝個廉價咖啡就會想吐,抹了抹嘴巴索性將整罐咖啡丟到一旁。

整個鼻腔都是甜膩的咖啡味。

瞇起碧綠眼眸看著不再潔白的雪地,腦子想著的是方向路線。兩個轉角後右轉?又或是三個轉角?其實他連要左轉還是右轉都聽不太清楚,剛才實在太匆忙。

剛才山本武在他準備就寢時打來了一通電話。

「做什麼啦阿呆我跟你說過八千次了在任務中不要隨便打電話給我。」放任自己躺向大床的獄寺用著十年來始終凶狠的口氣說道。

「隼人不要這樣嘛,我出任務出了快四個月都沒回去你都不會想我嗎?」語氣集結所有的哀怨可憐委屈,要是山本頭上有著狗耳朵那肯定是垂下的。

「……沒辦法,任務就是任務啊……」有點於心不忍的獄寺把語氣放軟。的確太久沒見到面了,但他總不能去跟十代首領抗議吧?

想念歸想念,但他可是十代首領的左右手,擁緊枕頭嗅著戀人餘留氣味入睡就好。握著話筒的獄寺想到這裡突然用腳把山本的枕頭踹下床,開玩笑,這種事情讓人知道太丟臉了,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唔隼人有我的枕頭可是我沒有啊~~~」

「……靠阿呆你不要亂說我什麼時候抱著你的枕頭入睡了啊啊啊啊啊啊--」

「隼人你確定我真的在亂說嗎~?」

「……你到底打來幹什麼的啦混帳!!!」

「哈哈哈隼人真的好可愛喔,其實呢,我現在人在大宅附近喔。」

於是獄寺就這樣丟下溫暖的大床,從大宅裡出來了。

為什麼山本執行任務會執行到大宅附近?這個問題就別追究了,總之連山本都不敢大刺刺的衝回來,可見他的確是在任務中,類型大概是監視吧,只有那種任務才會讓人閒到打瞌睡。

山本閒到打瞌睡,獄寺倒是快要昏倒了,他真的忘記路要怎麼走,他的腦子絕對沒有變差,還沒有聽說過人類24歲的記憶力會比14歲差的,頂多就是學習能力不再那麼旺盛,那他為什麼這麼簡單的路都會忘記?

抓出手機撥出快捷鍵,等到電話接通也不管自己的喉嚨很不舒服,劈頭就大喊媽的山本武老子不想走了你再不過來我就要走回大宅睡覺了,怒吼時灌進他喉嚨的冷風讓他咳了好多聲。

不過他吼完才發現自己犯了大錯,天啊山本在監視人耶所以首當期要就是不能亂跑,他是頭殼壞掉了嗎啊啊啊啊啊?

「隼人我立刻過去--」
「等一下阿呆你當作我沒說--」

嘟嘟嘟。電話斷線,山本把電話給掛了。獄寺掩面,心中很懊悔卻還夾雜著喜悅。

偶爾就不盡責一下吧。




完/20080717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