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R/山獄】真正骯髒的人





令人昏昏沉沉的,夏日午後。

這樣很好眠的夏日午後是學生最大的敵人,提振精神認真上課是好學生應該做的事情,而每個班級一定會有好學生,他們永遠都會挺直背脊認真上課,眼皮要是沉重了還會拿起鉛筆往自己的大腿給刺下去,多令人感動的好學精神啊!!

呃,扯遠了,現在把鏡頭轉到並盛中學一年A班,時值下午第一節課,更可怕的是現在上的是數學課?!

於是倒的倒,趴的趴,還有那種正和瞌睡蟲奮鬥要睡不睡的那種可憐人,放眼望去沒有一個人是清醒的!!

怎麼會這樣呢?至少也應該要有一兩個認真上課的學生啊……

「切,這句話去問排課表的老師比較快。」

獄寺隼人不滿的嗾了一聲,他是全班清醒之人的少數之一,當然不是他多好學,而是因為他早上睡太久了導致下午睡不著。

翻開那張因為某某老師請產假而調動的課表,今天下午總共三節課竟然通通印著斗大的「數學」。

……這也難怪。

獄寺托著下巴,想說來玩手機好了,結果手機竟然給他沒電!想和十代目聊天所以轉向旁邊,結果映入他眼簾的只有趴在桌上睡死的一張臉,身為十代目的左右手可不能打擾十代目休息啊!

於是他又繼續托著下巴發呆--

一張折的四四方方的便條紙突然出現在他眼前。

愣了一下,再不情願的轉向那個紙條來源,那個棒球笨蛋山本武一如往常的對他露出燦爛死人不償命的笑容,帶著護腕的右手指著他桌上的紙條。

要幹麼啊。獄寺原本要直接把那張便條紙掃到地上,但想了想還是把它給打開。

『好無聊喔,隼人我們來傳紙條吧~˙ˇ˙』


傳紙條。


『靠你混帳老子才不要和你傳紙條!還有你那笑臉好噁心好骯髒!!』

飛快的在便條紙上寫下潦草的字跡,獄寺也不管老師會不會介意就把那便條紙揉成紙團扔到山本桌上。

『咦,可是我覺得很好玩啊還可以表達心情一ˇ一//』

皺皺的紙條再度傳來,這次直接打開沒有摺起來。

『夠了你一個大男人不要學女孩子用表情符號!!!』

『隼人不要這樣嘛~不過悶著臉生氣的樣子也很可愛呢>ˇ<b』

『不要叫老子隼人還有你在說我可愛就把你炸了ˋ皿ˊ夠了老子不要回了!!』

『喔喔隼人的那個符號好可愛!!隼人也會畫嘛~=ˇ=//』

『靠你以為我喜歡畫啊??!!阿呆!!』


「山本武!!獄寺隼人!!」


傳紙條的動作猛然停止,就停留在獄寺把紙條丟回山本的那一刻。

「上課不應該傳紙條!!傳紙條是上課不應該做的事情啊!」

於是傳紙條因為老師的喝止而結束。

傳紙條遊戲結束不久便下課了,在短暫的十分鐘下課後來到第二節課,數學老師再度出現在教室門口時大家不約而同的嘆了氣,隨即在上課十分鐘後又陷入重度昏迷。

獄寺非常想翹課,在他發現自己無論怎麼催眠自己自己卻還是都睡不著之後,但是他想陪十代目回家嗄啊啊啊啊!要是他翹了課陪十代目回家的就是棒球笨蛋了,接下來不只是回家,連左右手的位置都會被棒球笨蛋給取代的啊啊啊啊啊!!

想到這裡獄寺的心情又變得極度不爽,腦袋瓜便轉向山本武想瞪他一眼,沒想到山本竟然在看漫畫。


看漫畫。


這棒球笨蛋怎麼可以這樣一個人看漫畫看的那麼爽!只瞧見山本翻著漫畫還不停的笑,那本漫畫好像很好看的樣子……

「喂喂。」獄寺叫了山本。

「吶,隼人好難得會主動叫我耶~怎麼了嗎?」

「拿來。」手不客氣的伸出,手腕上的裝飾還叮噹作響。

「喔喔隼人也想看漫畫啊?這是班上的女同學借我打發時間的說~」山本乖乖的把漫畫遞出。

女同學??獄寺皺了皺眉頭,低下眼一看那本漫畫竟然是封面粉紅色還佈滿愛心的少女漫畫!!

「靠!阿呆你變態啊!少女漫畫也可以看的那麼開心?!」

「嘛~因為裡頭女主角很可愛跟隼人很像嘛~隼人不信可以看看啊。」

「老子才不要看這種漫畫!還有山本阿呆你給我閉嘴!」獄寺盛怒的把漫畫砸向山本--


「山本武!!獄寺隼人!!」


獄寺和山本雙雙望向數學老師。

「你們竟然在上課看漫畫!!看漫畫是上課不應該做的事情啊啊!!」

那本漫畫就這樣被沒收,之後山本只好去跟女同學道歉,並想賠償漫畫,但那女同學卻紅著臉說不必了,這讓山本覺得很過意不去。

下課十分鐘咻一聲過去,終於來到了最後一節課。

但是最後一節課還是要等五十分鐘,獄寺只覺得他快無聊而死了。

「十代目……」啊,十代目又睡著了,不能打擾十代目休息。

好無聊好無聊,但他又不想把臉轉向阿呆,剛剛兩節課就是因為棒球笨蛋才被老師訓了兩次!

「……咦?」咦咦,有食物的香味?

把頭轉向香味來源……雖然又是棒球笨蛋那邊他有點不情願,但真的是太無聊了他肚子也剛好餓了,沒錯,就是這樣,而且他又沒在怕老師的--

靠,山本在吃零食。


吃零食。


「阿呆你為什麼在吃零食?!」還是他很喜歡的M品牌洋芋片!!

「在社團擔任經理的學姊分我的啊~對了這洋芋片隼人你很喜歡呢,來,別客氣,嘴巴張開~」

說著說著就拿著洋芋片朝他的嘴巴靠近……

「混帳!誰要讓你餵啊!!」

「隼人你怎麼這樣,每次都不讓我餵你。」山本很委屈。

「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啊阿呆!你以為我不會自己吃洋芋片啊啊啊!!」

「隼人別這樣嘛~嘴巴張開~」山本不死心的把洋芋片湊近獄寺的嘴巴--


「山本武!!獄寺隼人!!」


餵食動作立刻中斷。

「你們竟然在上課吃零食!!吃零食是上課不應該做的事情啊啊啊!!!」

於是洋芋片跟漫畫一樣被沒收走了……

放學鐘聲在不久後響起,獄寺隼人立刻很有活力的纏著剛睡醒的澤田綱吉一起回家去,山本武隨即像黏皮糖一樣跟上,獄寺立刻大罵阿呆你不要跟過來啦,山本巴住獄寺哈哈哈笑著說隼人不要害羞嘛~

澤田綱吉只覺得自己快被那兩人的閃光彈閃瞎了。





晚上,山本家的壽司屋。

山本老爹一邊切著鮪魚肚一邊感嘆自己的兒子終於到了會帶媳婦回家的年紀,但又擔心不已,兩個人窩在樓上甜蜜做功課是很好啦只是為什麼會一直有叫罵聲傳來呢?還有自己的兒子和媳婦都未成年,自己好像都忘記叫他們不可以太衝動厚?

電話鈴響起。

「喂你好,山本壽司屋--喔喔是阿武的數學老師啊?你好你好,我家阿武一定給老師你添了很多麻煩厚--」


「啥米?阿武他在上課時和獄寺做了很多上課不應該做的事情?!」


阿武在上課的時候做了很多不應該做的事情……

噹,話筒從山本老爹的手上滑下。

「對啊!竟然和獄寺同學傳紙條、看漫畫、吃零食……喂??山本先生?電話怎麼了嗎??」

萬馬奔騰滔天駭浪驚天動地等等等的思想往山本老爹襲來,山本老爹先是驚訝,再來是憤怒,阿武怎麼可以這樣在教室就對獄寺*○※㊣×+啊啊啊啊啊!!

山本老爹悲憤的拿起切鮪魚肚的刀子往樓上衝去,打算教訓教訓自己的兒子--

雖然事實根本就不是那樣。





完/20080120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