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R/山獄←All】綠茶這東西*補不完


01.山本武side


山本在手心呵了口氣,在義大利冬天的街頭上。

其實天生體暖的他並不會冷,呵氣在手心上不過是想讓自己動一下,他窩在這裡等待一個家族的人員和他交易已經等了快一天了,打電話給對方卻收不到音訊,最後只好乖乖摸著鼻子等下去。

已經有三個月沒回去大宅了。

任務列表滿滿滿,連一些小事也参雜在其中使他的時間滿檔。這些無關要緊的小事派給守護者是怎樣啊?雨首的部下有時也會不滿的嘀咕著。

將手心放進大衣的口袋內,接著動了動穿著昂貴皮鞋的腳,在雪地上留下腳印。

和日本的冬天一樣會下雪吶,山本想著。

但是義大利的冬天依然和日本差距很大,冷了很多冷上加冷,天空更是灰的嚇人。這種天氣就應該和隼人一起坐在床上喝喝綠茶看看棒球比賽才是。

一對情侶在這時經過,他們穿著大衣漫步在街頭,相依相靠很幸福的樣子、即使臉頰都凍得發紅。




02.獄寺隼人side


雖然不想承認但他的內心深處卻不得不承認,有一句話他想大聲的說:

他非常的掛念山本武。

畢竟他們都是情人了嘛,手上的戒指都戴了十年了,所以山本武那個棒球笨蛋出差了三個月都沒有回來這件事讓他擔一點點心是理所當然的,重點是他只有一點點擔心,就算他最近處理公事老是把文件搞丟或忘記簽章、出個小任務常常發呆然後站在原地變成一隻花瓶毫無戰鬥力,也只是失常失常失常失常,絕對跟山本武毫無關係這點他一定要聲明。

喝著熱熱的、用傳統瓷杯裝盛的日本綠茶,獄寺第8059次的在心裡默念他媽的我才沒在想你呢山本武,低頭把綠茶喝乾後想再倒一杯卻發現茶壺空了。

「再去泡一壺過來。」

咱們嵐首皺起眉頭沒好氣的吩咐道,結果被瞪的皮皮挫的部下們卻用著快哭出來的語調跟他說宅內的日本綠茶已經宣告喝完待補。

「……那就快去補!!!」

嵐首用炸彈宣告了他的憤怒,要是仔細聽還可以聽到一句句的山本武是混帳去死吧山本之類的咒罵夾在爆炸聲內,逃出門外的部下們很無辜,他們的上司根本就是在遷怒。




03. 澤田綱吉side


當嵐首的部下跑來跟他報告說嵐首又在用炸彈轟炸他們時,他只是笑了笑,轉了轉手上的鋼筆,然後開口說道:「泡杯熱牛奶給他吧?獄寺缺乏鈣質。」

部下們聽到吩咐後差點沒昏倒。

澤田漫不經心的望著嵐首的部下一個個垂頭喪氣的走出他們辦公室,手邊端起了茶杯啜飲了一口茶,普通的綠茶,但這個味道在十年前他也嚐過,這是山本壽司店裡提供的綠茶。

和日本綠茶很不搭的高級白瓷杯被叩的一聲放下。

澤田突然感到很不悅。

「巴吉爾,」澤田拿起了內線電話吩咐著,「以後不進綠茶了。」

電話那端的巴吉爾咦了好幾聲,畢竟最近嵐首的辦公室要的都是綠茶,難不成綠茶有什麼問題?要用什麼理由不給他們綠茶?

「簡單,」澤田揚起嘴角,「你只要跟他們說十代首領對綠茶過敏就行了。」




04.雲雀恭彌side


雲雀托著下巴看著眼前的灰髮青年,灰髮青年正在他面前專心的喝著綠茶。

不知怎麼地,聽說彭哥列十代首領對綠茶過敏所以就禁了綠茶,對他來說是沒差,畢竟沒人敢去管雲首辦公室內泡的是什麼茶,就算是血茶好了也沒人管。

然後這個名叫獄寺隼人的草食動物就進了他的辦公室喝起綠茶。

普通人敢隨便進他的辦公室就是咬殺,難得雲雀會讓人在他的辦公室裡安祥的喝茶。

一絲絲的笑容浮起,雲雀發現在這間安靜且洋溢著綠茶香的辦公室裡可以做很多事情,但要做什麼事情他又懶的去想,於是他伸手去奪過獄寺手上的茶杯。

手上的茶杯被拿走,獄寺有些怒但這是別人家地盤他也不能發難,於是他懊惱的瞪著雲雀。



05.庫洛姆side


現在的庫洛姆很煩惱很煩惱。

原本她只是想去外頭散散步所以離開了房間,結果卻在走廊上遇到了嵐守的部下們,其實這也沒什麼,但是嵐守的部下們一看到她都露出了好像看到女神的表情,這就代表著沒好事。

還好他們只是拜託她把一杯熱牛奶端給嵐守。

這種小事很簡單,庫洛姆的個性是這麼的溫柔心地又是這麼的善良,於是她便笑笑的接過牛奶走往嵐守的辦公室,沒想到卻撲了個空。

「嵐守大人去雲守大人的辦公室囉。」掃除女傭如是說。

普通人在這時就會轉去雲守的辦公室,庫洛姆在某方面來說也還是個普通人(雖然她把自己的內臟給搞丟了),所以她便跑去雲守的辦公室好遞送牛奶,可是就在她舉起手想敲門時一陣聲音傳進了她的耳中。

那是掙扎的聲音。

衣物摩擦聲、桌椅碰撞聲,還有那彭哥列家族中最出名嵐守咒罵聲,只是咒罵的對象從雨守換成了雲守。

猶豫一下,吞了吞口水,庫洛姆還是敵不過好奇心,蹲下身的她紫色眼眸直直的往門縫裡瞧--

裡頭的景象完完全全符合那些音效。



06.獄寺隼人side


…… 為了不讓自己因為一杯綠茶失身,努力奮鬥中。



07.藍波side


今天阿綱心情很不好吶,舔著葡萄口味棒棒糖的藍波想著,現在的他坐在首領辦公室的真皮特大沙發上,而他正對面的澤田正不耐煩的講著電話,右手持著話筒左手端著白瓷杯裝的綠茶。

「對,你還有兩個任務還沒執行完,你現在就要回來太早了!!執行完你就有長假--」

話筒的另一端是山本,顯然是在跟阿綱抱怨說他一直看不到章魚頭吧……啊對山本已經很久沒回到大宅來了呢,突然想到這一點的藍波眨了眨眼。

「你現在就要回來??那生意怎麼辦還沒談成吧--」

阿綱話說到一半就停了,然後他惱怒的瞪著話筒瞪了足足一分鐘都沒有移動視線,最後是因為話筒的嘟嘟聲實在太吵了讓里包恩威脅阿綱說他要是再不把話筒放下就別想把手上的那杯綠茶喝完,阿綱才放下了話筒然後一臉不爽的乾完綠茶。

喝完綠茶後阿綱起身衝出了辦公室,藍波見狀思考了三秒,之後把棒棒糖拿出嘴巴用衛生紙包好放桌上,自己也跟了出去,總覺得會發生什麼好玩的事情。



08. 六道骸 side


今天的天氣很好,儘管外頭下著大雪但骸還是覺得天氣很好。

於是他撐著傘站在外頭看雪景,一片片的雪花一直落下沒有停歇,非常的美麗,要是這潔白的雪花能轉成紅色就更完美了吶,他這麼想著。

遠處傳來了車輛驅動聲。

瞇起異色眼眸,骸看到一輛黑色轎車以極可怕的高速往大宅衝來……雪花揚起狂風颳過污泥濺起,總而言之一輛車用高速從他身旁經過還激起了雪渣到他身上就是了。

滿身雪渣的骸丟下傘往那輛車走去,但是他走沒幾步車裡的人就開了車門跑進了彭哥列大宅完全沒發現自己幹了什麼好事。

那個人好像是山本武。

很好非常好再好不過,就算急著去見愛人也不用這樣吧?!




待/20080601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Latest